地区:固原
更多城市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石家庄长安区东兆通村的“人为地震”

发布时间:2019-09-02 20:23:33 来源:华夏法制网 作者:

  ——城改阳光工程缘何演变成了“人为地震”

  提及地震,不禁让人感觉惶恐不已,而对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东兆通村的村民而言,他们说正在经历着?“人为地震”,而这一切的源头便来自城中村改造。

  “变旧为新,改乱为治”,对城市建设和改善居住环境是大好事,城改项目本是一项利民惠民的阳光工程,村民说因原村主任温某军的非法招投标,让石家庄宝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居地产)非法介入城改项目,受到980多户(占全村总户数的90%)的联名否决和强烈抵触。

  村民说:部分被拆迁户遭遇暴力强拆、偷拆、逼拆,东兆通村已是一片狼藉,大片被拆毁的房屋、成片的砖头瓦砾令人触目惊心,残垣断壁、破砖烂瓦围城,村民称此为“人为地震”,原来世辈居住的房屋却当成违建被强拆,如今,原来的住房院落被夷为平地,杂草丛生……

  图为:石家庄市长安区东兆通村村民所说的“人为地震”——房屋被强拆后的“凄凉”现状,残垣断壁、破砖烂瓦、荒草丛生与远处的高楼大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正如村民说的,人心已? “凄凉”。

  ——身处城中村,是福亦是祸

  东兆通村,地处石家庄东北部,离石家庄市东、北二环不足2公里,是典型的城乡接合部,总面积3270亩,其中耕地面积2620亩。本次涉及城中村拆迁面积约690亩,是数千民众生活根本,在石家庄市房价高涨、可开发地块日益稀缺的背景下,这里成为开发商争抢的“唐僧肉”,自2011年起,该村先后引入红星美凯龙、乐城国际等投资方合作改造开发,但因市场、资金、审批政策等因素掣肘而进展缓慢,直至温某军力主宝居地产介入开发后,项目开发开始提速。

  在2017年2月10日,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印发石家庄市城中村改造计划清理意见的通知》,其中涉及长安区东兆通村改造是由于城市基础设施项目建设需要(即天山大街北延工程),工程总投资约3.98亿元,拆迁费2.5亿元。

  当地村民称2017年4月,东兆通村前村主任温某军、村副主任高某在村两委会及村民代表会议均未能通过、也没有召开全体村民会议的情况下,套用相关手续发布了“石家庄市长安区西兆通镇东兆通村城中村改造项目招标公告”,并力主宝居地产中标该城中村改造项目。

  2017年8月22日,在东兆通村支、村两委成员及广大村民极力反对中,温某军还是以村委会的名义和宝居地产签订了《东兆通村城中村改造协议》。

  宝居地产,在东兆通村村民的印象中,就是为了获得东兆通村开发权而仓促成立的开发公司。前村主任温某军以及宝居地产实际控制人闫某的亲属关系,是村民一再质疑的焦点,虽然该公司频繁变换股东,剔除了闫某及其亲属的存在,但依然无法摆脱村民对此的质疑。

  2017年11月,在村民的反对声中,东兆通村委会委托的拆迁公司开始实施拆迁。同年11月3日,2700余名村民再次联名要求罢免温某军村委会主任的职务,同时抵制宝居地产参与东兆通村城中村改造项目,未果。

  ——“三国杀”,宝居地产成功晋位

  2018年9月16日《中国房地产报》以《石家庄市值50亿元城改地块?深陷“三国杀”》为题的报道(如下图)

  2019年4月18日《中国房地产报》以《石家庄市长安区东兆通村城改保卫战》为题的报道(如下图)

  整版对该项目开发权属纠纷作了报道。

  文中载明:因为早在2014年,东兆通村委会与石家庄乐城创意国际贸易城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乐城国际)签订了《西兆通镇东兆通村城中村改造项目合作开发协议书》,安置方案明确承诺全体村民“先建后拆”一次性安置(每户)315平方米住房,两个车位,两个库房,每人18平方米商铺,全体村民对该安置方案一致认可。

  2017年10月,乐城国际向长安区委、区政府发送了《关于国际贸易城与东兆通村进行城中村改造工作的函》,乐城国际明确要求东兆通村民委员会及时履行合同,共同推进东兆通村的城中村改造工作,但未能扭转“被出局”的局面。

  据知情人士透露,宝居地产之所以能中标,其实也有西兆通镇政府加快推进改造的意愿,以配合天山大街北延工程顺利实施:在与乐城国际的较量中,宝居地产先于其他公司缴纳了10亿元的拆迁费、建安成本,所以获得合作开发权。

  知情人士透露,宝居地产接手东兆通村改造后,并未就东兆通城中村改造进行审批报备,而是沿用2015年乐城国际申请报备及相关政策文件,包括村民代表开会认可的补偿方案也是当时乐城国际补偿方案,这正是东兆通村多数村民反对宝居地产介入开发的重要原因。

  2019年3月7日,西兆通镇政府在给村民的《信息公开答复书》中,以“宝居地产和西兆通镇政府前述的合作协议、启动东兆通城中村该走村民会议决议、补偿安置协议、宅基地使用分配方案不是我镇政府保存的信息,建议去东兆通村民自治组织查找相关信息”为由,堵上了村民寻求真相的通道。

  3月15日,西兆通镇政府在答复书中表示,将依法依规适时从宝居公司预缴至镇政府的10亿元资金中拨付相关费用,保障各项工作正常开展。

  该村先后引入红星美凯龙、乐城国际等投资方合作改造开发,其实三家开发企业竞相争取合作开发权的背后,是巨额的经济利益驱使。依照2017年,安联生态城土地定向摘牌价为611万元/亩,东兆通村690亩地块的定向出让价格保守估计将不低于40亿元,该区块房价目前在15000-18000元/平方米。知情人透露:这个项目市值保守估计50亿元,盈利将不少于10亿元。

  ——饱受争议的宝居地产其实就是温某军玩弄权力的产物

  村民称,当时招商引资的是山东临沂永基置业有限公司,村委会成员及村民代表也亲赴临沂考察,返回后村委会签订合作开发协议的对象却变成了宝居地产,股东及管理层出现多位温某军姑表亲戚。

  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宝居地产成立于2016年,注册资金1000万元人民币,法人蒋强,由临沂永基置业有限公司100%控股,永基置业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本金3000万元,属于地方性开发企业。

  该公司人员结构在2017年频繁调整后,苗勇为监事、蒋强为公司董事、曹娇为经理。该注册信息看似无异样,其频繁的股权变更背后,却依然隐现被村民指为温某军亲属的痕迹。

  据知情人士提供的变更前公司人员关系图显示,原股东张自晗(河北亨伦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闫嘉的妻子)、总经理康丽莎(闫嘉的姑表妹)、监事何江宁(温某军姑表弟,闫嘉姨表哥),闫嘉的父母则是温某军的姑父及姑姑(如下图),村民称:“饱受争议的宝居地产其实就是温某军玩弄权力的产物……”

  图为:据知情人士的变更前石家庄宝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人员关系图。

  重金雇佣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暴力手段逼追村民搬迁

  村民称:2018年5月城中村改造项目进展基本停滞,为了推动进展,原东兆通村主任温某军在未召开两委会的情况下,以维护东兆通村委会办公秩序为名,私自以村委会的名义与《河北安邦安邦保安服务公司》签订合同,雇佣80名保安,每月支出费用高达32万元,这些保安统一着“特勤”黑色服装,头戴印有警徽黑帽,手持盾牌,对讲机,配备辣椒水,强光手电,手刺及其他警用装备,其装备和警察无异,而这些酷似人民警察的“黑保安”工作却是配合温某军对村民采取停水停电、断网断气、堵路恐吓、跟踪殴打逼迫村民搬迁,不法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疯狂暴力强拆村民合法住宅100多户。该团伙穿着“特勤”服装,大搞暴力拆迁,衣着行为严重损害了人民警察在老白姓心中的形象,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等相关规定。村民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在村民强烈要求下,2019年4月11日,石家庄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对该团伙以“故意毁坏财物案”正式立案侦查。

  图为:村民联名要求严惩祸害百姓的“黑保安”及其背后的保护伞(注:为保护隐私,签名已作技术处理;另注:只是摘录截取签名的一部分)。

  图为:村民称:原东兆通村主任温某军以维护东兆通村委会办公秩序为名,私自以村委会的名义与《河北安邦安邦保安服务公司》签订合同,雇佣80名保安,每月支出费用高达32万元。

  图为:村民提供的?“黑保安”在东兆通村参与暴力拆迁,祸害百姓的视频截图(注:为保护隐私,已作技术处理)。

  党员、村民举报:为了拆迁利益,东兆通村“两委”选举出现贿选丑闻

  村民称:东兆通村是一个拥有1200多户居民的大村,党员247人。2018年9月27日该村“两委”换届选举工作启动,并于当天进行了村党总支换届选举。同时一场‘拉票、贿选’的闹剧也由此上演,究其原因,源自于东兆通村正在进行的“城中村改造项目”。

  “一票千金”的村“两委”换届选举。选举当天,党员张某国、温某军、高某、吕某清、吕某志当选为新一届的党总支成员,张某国当选为党总支书记。然而,看似井然有序、公平严肃的选举过程,背后却是拉票、贿选的乱象据东兆通村部分党员介绍,党支部换届选举开始前,一些党员就开始利用身边的人替自己拉票,并承诺只要投自己票,将会以现金作为回报。例如:党员温某军通过张某力、王某肖等人替自己拉选票,承诺每张选票2000元;党员高某(原东兆通村委会副主任)通过李某军(党员)、翟某圣等人替自己拉选票,承诺每张票2000元等……

  临时“拆迁指挥部”变身豪华欧式建筑,禁止村民进入

  2019年8月23日,《新京报》的一篇题为“石家庄一违建占地30亩遭举报一年未拆,官方称正在处理”的文章报道(如下图)

  东兆通村村民李先生称,2018年5月,石家庄市长安区东兆通村西南处一处占地数亩的养殖场因违建被拆除。此后,石家庄市宝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占用村集体土地,在此拟建一处占地面积更大的建筑。当时村里正处在拆迁时期,村民向村委会了解得知,上述拟建为拆迁指挥部,系临时建筑。

  涉事占地30余亩的违法建筑。?受访者供图

  但村民表示,依据占地面积和房屋架构,看起来不像是要建成临时建筑。后村民向国土部门了解得知,这处“拆迁指挥部”,未取得任何相关手续。

  村民李先生称,上述建筑大概于2018年年底投入使用。从外观上看是米黄色墙体的英式建筑,非常豪华。起初外部曾挂起拆迁指挥部的牌子,之后改成了“绿城·桂语长安”,疑似开发商的售楼部。周边设有停车场,还有保安站岗,外人无法进入。

  8月22日,村民胡先生向新京报记者反映,他曾尝试进入被保安拦下。当时保安称此处为售楼处,由于未全完建成,禁止外人进入,日常开车出入的是地产商朋友。后有村民爬到附近一栋大楼楼顶上查看上述建筑的内部情况,发现里面建有疑似游泳池的大水池。“说是售楼部,感觉更像是私人会所”。

  另有多位村民介绍,在上述房屋建设期间,村民们曾数十次拨打12345热线,并向长安区原国土资源局和区规划局举报。事后相关部门下达了责令停工通知书等,但上述建筑仍然昼夜施工。

  违法建筑建设期间,石家庄市长安区政府下达的“查封通知书”。受访者供图

  相关部门先后4次下达停工通知,涉事公司被罚25万

  村民胡先生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一份盖有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政府公章的“查封决定书”显示,天山大街与槐河路交叉口西南角违法建设的东兆通城中村拆迁指挥部项目,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规定,已于2018年6月28日下发“责令停止违法建设行为通知书”,当事人赵杰已于当日签收,拒不停止违法行为。现依法对违法建设工地予以查封。

  胡先生称,这份落款于2018年8月27日的查封决定书被贴在施工工地的大门上。但村民发现,此后工地仍继续施工,建成后使用至今。其提供的一段拍摄于2019年8月21日的视频显示,一处建筑外侧标有“绿城·桂语长安”字样,建筑墙体及内部景观灯火通明,门口有保安人员值守。

  李先生证实,村民在向相关单位举报后,收到了一份盖有长安区政府公章的文字回复,上面提到,长安区住建局在2018年也曾先后4次下达《停工通知书》,并对违法建筑负责人进行约谈。

  新京报记者在石家庄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官网查询发现,2018年9月10日,石家庄市国土资源局向宝居公司下达处罚决定书,里面提到,该公司未经县级人民政府批准,违法占用东兆通村集体土地31亩,建设拆迁指挥部。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没收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罚款25.36万元。

  但村民表示,从2018年9月国土部门责令宝居公司退还非法占有的土地并处罚款至今,上述违建依然挺立,村民土地仍未被退还。

图片大观

商业综合

  • 宁夏六盘山特产馆福州晋安分馆宁夏六盘山特产馆福州晋安分馆
  • 亚博体育下载app苹果版应急管理局开展“清洁村亚博体育下载app苹果版应急管理局开展“清洁村
  • 亚博体育下载app苹果版六盘山林业局开展2019年亚博体育下载app苹果版六盘山林业局开展2019年
  • 亚博体育下载app苹果版市场监督管理局开展五一亚博体育下载app苹果版市场监督管理局开展五一